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走进“国粹”公开课 看“小娃娃 唱大戏” 中国科技期刊的“外患内忧” 基础科研诚信仍不牢靠?

  来源:大河网   
    2019-11-20

      原标题:走进“国粹”公开课 看“小娃娃 唱大戏”

    src=http://img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1219/f44d305ea4881ba2bf3627.jpg

    src=http://img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1219/f44d305ea4881ba2bf3628.jpg

    src=http://img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1219/f44d305ea4881ba2bf3629.jpg

      本报11月21日以〖危楼中皮黄不断蜗居里薪火相传〗报道了中国戏曲学院附属中等戏曲学校的同学们在简陋的条件下为了自我心中的“国粹”梦而努力学戏、刻苦练功的故事。报道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们关心这些“国粹”苗子的成长注意他们的练功为此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北京青年报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将于本周六走进国戏附中请广大戏迷朋友分享他们的公开课欣赏这些孩子的表演倾听他们的故事。

      “不信我们将来成不了角儿”

      “这些孩子都非常好强越是客观条件艰苦他们越有一种志气。”国戏附中的一位老师说京剧大师们从小就是在艰苦的环境里翻跟头、拿大顶、吊嗓子……“什么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学戏不吃苦将来成不了角儿。”

      而一位学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他们也看了报纸刊登的文章“我们只有用自我的一身功夫来证明我们的能力。不信我们将来成不了角儿。”

      董勇与方旭友情加盟

      实际上这些年从国戏附中里出来的角儿们真不少。自1950年建校以来刘展露荣、张春孝、钱浩梁、杨秋玲、王晶华、冯志孝、王梦云、刘长瑜、叶少兰、李光、李维康、耿其昌、郑子茹、刁丽、于魁智、孟广禄等众多京剧名家在这一方沃土中先后孕育而生学校培养的人才遍及祖国各地为繁荣兴盛民族国粹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

      除了这些戏曲名家以外还有很多著名影视演员也是从国戏附中走出来的。著名演员袁泉得知“谈艺说戏话北京”将要走进国戏附中后表示自我虽然有事无法在周六出现在国戏附中但是她为母校、老师与小师弟师妹们录制了一段视频送上她最好的祝福。

      远在南方的著名演员董勇则将出现在周六的国戏附中分享他当年学戏的小故事同时送上自我对母校的一份赤诚。

      同时京剧表演艺术家方荣翔的孙子、铜锤花脸新展露方旭也将回到母校为观众讲述他的上课故事。

      欣赏国粹公开课 品味学戏背后的酸甜

      在周六下午的分享会上国戏附中的师生将为观众献上一堂与众不同的公开课有武功、基功、把子功与身段练习。通过这些基本课程的管中窥豹观众能够体会到当下戏曲苗子成长的艰辛。

      同时国戏附中的孩子们还将与现场观众进行互动按照生旦净丑的行当教观众一些基本身段、步伐看哪位观众练得最好。

      最后这些孩子将为观众带来一个新编排的节目作为即将到来的新年的小礼物。在他们的心中一切关心爱护京剧的观众都是他们的亲人。

      消息内存

      中国戏曲学院附中

      中国戏曲学院附属中等戏曲学校是中国戏曲学院(原中国戏曲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戏曲学校成立于1950年1月28日是中华人民共与国成立后创建的第一所国家级培养戏曲艺术人才的专业学校。1978年为适应国家教育事业与戏曲事业发展的需要学校升格为中国戏曲学院同时作为戏曲艺术人才培养基石的中等教育继续保留经文化部批准1985年设立附属中等戏曲学校简称中国戏曲学院附中。

      近年来学校秉承“出人出戏继承创新”的办学宗旨坚持“以人为本、特色立足、质量立校”的办学理念以继承弘扬优展露民族文化为己任在总结60多年中等戏曲教育经验的基础上注重研究探索新时期戏曲人才培养规律凝练办学特色形成了“娃娃品牌”建设发展理念实现了学校发展的新跨越。

      在专业建设中学校坚持课堂教学与舞台实践相结合的育人原则几年来排演了〖大·探·二〗、〖法门寺〗、〖红鬃烈马〗、〖四郎探母〗、〖凤还巢〗、〖失·空·斩〗、〖霸王别姬〗、〖碰碑〗、〖英雄义〗、〖盗御马〗、〖打瓜园〗等优展露传统经典剧目大戏13出折子戏近百出在北京、上海、山东、广东、山东、安徽、福建、香港、澳门、台湾及美国等地演出300余场。

      2013年学校被评为北京市重点中等职业学校京剧表演专业被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授予特色示范专业被教育部、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确定为首批全国职业院校民族文化传承与创新示范专业标志着学校办学水平迈上了新的台阶。

      尽管我国科技期刊与国际论文数量均居世界第二但质量提升之路仍任重道远

      这些撤稿事件逐渐让科技期刊成为大家媒体的焦点其所暴露出来的科研诚信问题也成为科技期刊界的一大挑战

      真正优展露的论文、具有发现性的成果并不会因为期刊是“中国”的而被人忽略

      --------------------------------------------------------

      在中国科技界有个令人颇为尴尬的现象屡屡被提及。那就是中国科学家似乎不愿将自我做出的科技成果发表在中国的科技期刊上。这其中还不乏“成果等身”的大科学家“名声斐然”的大成果。

      过去一段时间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及的“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不断被媒体传播5年来这些相继问世的创新成果无一例外都是令人骄傲的国之重器。不过稍加梳理便会发现其产出的学术成果一旦落到“纸面”上不是〖科学〗(Science)就是〖自然〗(Nature)多被国际知名刊物所收录。

      当然在国际学术舞台上亮相、争取话语权是值得鼓掌与叫好的。但从国内学术期刊的发展来看有个疑问是人们所回避不了的:正在崛起中的中国科技能否带着科技领域的学术刊物一同崛起?后者作为首次记录并传播原始科研成果的载体与平台也关乎科技强国目标的实现。

      在前不久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论坛上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项昌乐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我国科技期刊总量虽达到5000种但被SCI收录的不到200种。“总量不少但高水平期刊有限。”项昌乐说。

      “外患”:能否从国外期刊手里抢到“好论文”?

      今年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王恩哥院士在“盯着”一部书的进展:〖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这是我国第一部反映中国科技期刊发展现状的蓝皮书他担任蓝皮书专家委员会主任。

      王恩哥在参与的过程中发现当前中国科技期刊存在“三不一少”问题——在整体发展水平上仍然不高学术影响力不强国际品牌数量仍然较少与我国科技发展需求还不相称。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科技发展的掣肘之一。

      这一点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颇有感触:我国涉及农业的科技期刊有900多种不过截至目前仅有7个期刊入选SCI。

      他说:“国内科技期刊存在不少问题与挑战但要说最主要的问题很可能就是优质稿件不足。”

      他以〖中国农业科学〗中文版为例这是他所在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影响最大的刊物之一。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们那一代人刚参加工作时能够在〖中国农业科学〗上发表论文就是他们追求的一大目标。如今到了他的学生这一代他发现这些孩子“基本上没有考虑过这本杂志”。

      这当然不是“主观上看不上自我的刊物。”吴孔明告诉记者中国科技在进步中国科技工作者追求的自然是能够与国际最前沿的农业科学家进行交流。在这个背景下就会有更多、更好的优质稿件进入国外的英文农业刊物还有中国人办的英文刊物。

      “这是一个时代进步面临的必然挑战。”吴孔明说不过如此一来与国外期刊“抢”好论文便成了中国科技期刊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国外科技期刊是什么状况?项昌乐也给出了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美国科技期刊总量高达1.3万余种位居世界第一被SCI收录的期刊数量4321种也位居世界第一;英国科技期刊总量也有8357种被SCI收录期刊数量达到2836种。

      作为世界科技强国的美国与英国同样拥有着堪称世界最高水平的科技期刊。而中国尽管科技期刊与国际论文数量均居世界第二但质量提升之路仍任重道远。

      在这次论坛上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所长朱江在报告结束时依然在PPT末页奉上期刊〖大气科学进展〗的二维码。他说作为主编在国内外各种学术会议线上线下随时“宣传”推广这本科技期刊已成为他的一个“习惯”。

      “内忧”:科技期刊的基础科研诚信仍不牢靠?

      近些年谈及科技期刊的发展似乎不再局限于科技界内部而渐渐成了一个公共话题。这背后频频曝光的论文撤稿事件“功不可没”——

      不管是2015年3月BMC撤稿43篇论文同年8月Springer撤稿64篇论文还是今年4月Springer出版集团〖肿瘤生物学〗撤稿107篇论文……在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知识技术研发中心主任袁军鹏看来这些事件逐渐让科技期刊成为大家媒体的焦点其所暴露出来的科研诚信问题也成为科技期刊界的一大挑战。

      尽管这些涉事的学术期刊无一例外都是外国出版物但媒体并未停止追问:向外投的论文尚且如此那向内投的论文以及接收这些论文的国内期刊的科研诚信又如何?

      这是国内科技期刊崛起路上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正如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技期刊编辑学会理事长朱邦芬院士所说“科研诚信实际上是整个科技期刊的一个基础假如这个基础有点动摇那就会产生很坏的一些后果。”

      他用两个“史无前例”来形容我国科研诚信现状——科研诚信问题涉及面之广及其严重程度“史无前例”但社会各界对科研诚信问题的注意度也是“史无前例”。在他看来这是给了科技期刊一个“维护科研诚信”的绝佳机会。

      朱邦芬说对待科研不端行为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与打击实施“一票否决”:对待问题来稿科技期刊坚决拒绝刊登;假如经人举报查实之后要严肃处理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同时加强期刊编审者队伍建设严格稿件学术质量审查规范。

      今年107篇论文被撤事件还在发酵。前不久有多名涉事作者受到所在机构的处理。科技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已形成明确处理意见的76篇论文涉及376人。

      看到这样的处理进展朱邦芬感到很欣慰。他说:“这是一种进步。”此前他曾表示“论文有问题”被举报后有关单位疏于查处或包庇是产生学术不端的一大不良因素。

      今年7月中国科协印发〖科技工作者道德行为自律规范〗。其中明确提到:要求广大科技工作者坚守反对科研数据成果造假、反对抄袭剽窃科研成果、反对委托代写代发论文、反对庸俗化学术评价等四条“底线”。

      “评价”:论文发表的指挥棒何时指向国内阵地?

      此外一场国内期刊的“扶持”运动也正在进行。

      4年前中国科协、财政部等6部委启动“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经费达4.84亿元这是国内最大的英文科技期刊捧场专项。项昌乐透露在此捧场下我国已新批创办英文或中英双语科技期刊84种。

      这种看似“行政式”“砸经费”的捧场背后还隐藏着不少中国期刊人的一种期待即在经费大量投入、领导卖力“吆喝”、期刊人士努力生产的过程中带动学术“评价体系”的改变——从一味地追求影响因子、知名期刊回归优展露的成果、论文本身。

      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物理学 力学 天文学〗副主编龙桂鲁说国内科研人员此前在国外期刊上发表论文对推动我国科技期刊走向世界有其积极作用。不过后来这渐渐扭曲为一种简单粗暴式的评价成为科研人员职称评定、职务晋升的“标准”以至于出现一种“成果如何不看论文本身的分量而看期刊来头是否响亮”的怪现象。

      早在2014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物理学 力学 天文学〗主编王鼎盛就对此提过建议请学界与主管部门改进论文评价“彻底取消目前在我国广为流行的用期刊影响因子衡量一篇(或一组)论文的做法对发表两年以上的论文改为用论文本身获得的引用去衡量。”

      王鼎盛还希望中国单独或主要投资的重大科研项目中由中国科学家起主要作用的集体成果“必须在中国期刊上发表”甚至可以将“在中国期刊上所发表的论文的影响力”列入考核指标。

      如今情况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在第十三届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论坛上龙桂鲁讲了两件事一件是2009年中国科学院学部对中科院院士候选人提出一个要求即候选人需提供一篇发表在中国期刊上的学术成果——这在院士遴选的评价体系中是第一次。

      另一件是今年颇受瞩目的“双一流”评审同样增加了中国期刊论文的指标。龙桂鲁说:“这对中国期刊是一个平等的待遇对中国期刊有一个‘看得见’的照顾。”

      事实上真正优展露的论文、具有发现性的成果并不会因为期刊是“中国”的而被人所忽略。人们常常举出中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科学家屠呦呦的例子。

      1977年她所在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等几家单位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名义发表了有关青蒿素化学结构及相对构型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正是这篇论文表明青蒿素是中国人发现的。而论文的发表刊物〖科学通报〗则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造”。

      事实上诸如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哥德巴赫猜想证明、新型高温超导体的发现等我国科学家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当年都发表在〖科学通报〗上。撇开当时的历史原因不说这些也一再说明一个道理: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那么何不把这些金子留在国内呢?

    zwjfrs.cn http://zwjfrs.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